|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法院要闻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 法院概况 司法为民 审判实务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托养院存在管理上的疏忽,法院判决应承担30%的民事赔偿责任

作者:徐光明  发布时间:2018-05-03 16:07:01


    我国现在已经进入老年社会,现有60岁以上的老年人2亿多人,入住托养院的老人也越来越多,发生纠纷的概率也高。石门县人民法院近期审结了一件典型的托养院在管理上存在疏忽,造成服务接受者死亡判决托养院承担30%损失的案件,事情的经过如下:

    死者刘某雨(1935年4月16日出生)生前有儿子三人,分别是儿子刘某金,刘某进,刘某银。2015年3月14日,儿子刘某金,刘某进,刘某银与石门县某托养院法定代表人王某秒签订《托养入住协议书》,约定某托养院作为甲方,刘某雨作为乙方(托养人)刘某银作为丙方(监护人)将刘某雨从2015年3月14日开始送至某托养院托养,时间暂定一年,约定按普二级护理,每月费用800元。某托养院根据托养人的身体状况,生活自理能力按确定的护理等级提供相应的护理服务,及时向对方收取相应的费用;托养人因身体状况发生变化需要变更护理等级的,甲方必须和乙方协商,并同时电话通知丙方;如乙方患病,甲方应及时通知丙方,如丙方因故不能亲临办理,受丙方委托,甲方应代为办理。乙方的义务主要有。因身体不适时,应及时告知甲方,并由甲方通知丙方负责送药或就医。乙方托养期间,因生理机能衰退,骨质疏松,痴呆以及心理、情绪失调引起突发性心脑血管等高危病、伤残、猝死、因老死亡或身残等,甲方概不负责。丙方的主要义务有,如乙方身体不适,丙方应及时采取治疗措施,若因故不能亲临有关事情可委托甲方办理,但丙方必须及时支付有关费用,否则由此引起的后果由丙方负责。合同尾部有王某秒,刘某银、刘某进、刘某金签名。当日刘某雨入住某托养院。刘某银当日交托养费6750元。同年12月14日刘某金交托养费2400元。2016年6月18日刘某雨交托养费5000元。三次共支付托养费14150元。2016年8月28日晚,刘某雨因从床上摔下左小腿部皮肤擦伤。王某秒发现后于8月29日清早电话告知刘某银、刘某进、刘某金,刘某金遂前往托养院看望,但并未对刘某雨用药或送医。同日下午2时许,刘某雨在上厕所时不慎摔伤头部,王某秒发现后经与刘某雨交谈,刘某雨感觉吃力,但未要求用药或就医诊治。8月30日凌晨,王某秒再次查房时仍与刘某雨发生过谈话。至当日5时后王某秒查房时发现刘某雨已经死亡。6时24分,王某秒将此情况告知刘某银。2016年8月31日,某托养院与刘某金、刘某进、共同申请常德倚天司法鉴定所对刘某雨进行尸表检验及死亡原因分析,其分析说明为(一)根据尸表检验所见,分析认为被鉴定人(刘某雨)生前右前额有挫擦伤,左下肢皮肤挫擦伤等损伤可以确认。(二)根据尸表检验和情况调查,死者年岁较高,有明显的摔伤史,头部前额有挫伤创,左腿部有挫擦伤,说明匍匐倒地受伤,伤后曾有与查房人应答问话。死时姿式卧床上,双腿还在地上。说明伤后有活动现象,即有摔伤后中间清醒期存在,因此分析认为被鉴定人的死因不排除颅内出血死亡(因未尸解,故考虑高疑死因)。但亦不能排除心脏猝死。(三)根据尸表检验,死者无窒息死亡体征,可排除机械窒息死亡。其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刘某雨在托养院生前右前额部头皮挫擦伤,左下肢皮肤搓擦伤予以确认,综上分析认为,其死因原因:颅脑外伤致颅内出血导致死亡不能排除(为高疑死因)刘某雨从入住某托养院至去世时止共计按月计为18个月,应收托养费用为14150元。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某托养院在履行 《入住托养协议书》的过程中是否具有违约行为,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服务合同是指服务提供者与服务接受者之间约定的有关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根据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与某托养院签订的《入住托养协议书》的内容来看,某托养院负责向刘某雨提供托养服务,刘某雨的儿子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向某托养院支付托养费用。刘某雨入住某托养院后,生前所享受的是普二护理(二级护理)即护理人员24小时值班,每天2次巡视房间,及时了解老人的身心变化。某托养院的主要义务是如刘某雨患病,某托养所应当及时通知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某托养所不承担医疗费、住院期间的护理费及其他费用。如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因故不能亲临办理的,受其委托,某托养院应代为办理。本案中,刘某雨在事发前天晚上曾从床上摔下左小腿部致皮肤擦伤,次日下午再次摔伤头部后死亡。根据常德倚天司法鉴定所得鉴定结论显示:颅脑外伤致颅内出血导致死亡不能排除(为高疑死因)。但在其分析意见中,明确表述为刘某雨的死因不能排除颅内出血死亡(因未尸解,故考虑高疑死因),但亦不能排除心脏猝死。虽不能确定刘某雨的真正死因,但某托养院明知刘某雨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特别是在第二次摔伤头部后,任由刘某雨独自居住睡觉,且在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内,既不电话告知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也为及时予以救助,应当认定某托养院对刘某雨的服务存在管理上的疏忽,未完全尽到合同义务。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和第一百二十二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应当认定某托养院存在一定的过错,应对刘某雨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综合考虑刘某雨的自身身体状况,酌定某托养院对刘某雨的死亡总损失承担30%为宜。关于损失的计算,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意见>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和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刘某雨因死亡产生的损失共计81910元(死亡赔偿金54965元(10993*5=54965)%+丧葬费26945元(4490.8*6个月))。故某托养院应当赔偿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因父亲刘某雨死亡的各项损失24573元(81910*30%).此外,因本案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等提起的是合同之诉,其要求某托养院赔偿精神损失5000元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二条,判决如下:

    一、石门县某托养院赔偿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各项损失24573元,自本判决送达后十日内支付;

    二、驳回刘某银、刘某金、刘某进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石门县某托养院不服判决上诉,二审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后刘某银深有感触地说,通过法院对这类案件的判决,可以使老年人今后入住托养院更有法律保障。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