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法院要闻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 法院概况 司法为民 审判实务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刑事诉讼中被告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研究

作者:陈伟  发布时间:2017-06-14 09:52:56


    内容摘要:刑事法律实务中认罪认罚现象在司法实务中一直大量存在,是刑罚具体应用表现,也是我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量刑时的具体应用,通过程序简化处理和实体从宽处理,对促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提高司法效率,降低司法成本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但是由于法律规范的不完善,被告人认罪认罚还存在一些问题,需不断改进和完善,通过结合我国实际,必将对刑事审判起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认罪认罚   从宽   量刑    

    一、我国现行关于被告人认罪认罚法律司法解释及相关政策

    (一)法律及司法解释

    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这是以实体法刑法的根本条文对被告人认罪认罚制度的确认,这也是刑法中的自首与坦白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适用简易程序审判: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

    (二)被告人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的;

    (三)被告人对适用简易程序没有异议的。

    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建议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

这是以程序法刑事诉讼法的根本条文对被告人认罪认罚关于适用简易程序的规定。

    2、司法解释规定

    2003 年3 月14 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颁布了《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若干意见(试行)》。在该《意见》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认罪”的概念,并且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由此开始了我国刑事诉讼中对被告人认罪从宽处理的司法实践。

    3、被告人认罪认罚在量刑中的具体应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4.对于自首情节,综合考虑自首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恶意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等不足以从宽处罚的除外。6.对于坦白情节,综合考虑如实供述罪行的阶段、程度、罪行轻重以及悔罪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7.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依法认定自首、坦白的除外。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10.对于当事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达成刑事和解协议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礼道歉以及真诚悔罪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下;犯罪较轻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50%以上或者依法免除处罚。

    这是被告人认罪认罚在具体量刑时的具体应用。

    (二)相关政策

    2014 年10 月,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更是明确提出:要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2016年7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方案》。指出,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要明确法律依据、适用条件,明确撤案和不起诉程序,规范审前和庭审程序,完善法律援助制度。选择部分地区依法有序稳步推进试点工作。

    二、认罪认罚的定义

认罪即是指犯罪人犯罪后的态度,其中包括行为人是否积极实施挽救行为,以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是否积极退赃;是否主动赔偿损失;是否坦白交代罪行。 这些因素均能从一个侧面体现出犯罪人的悔罪程度、主观恶性及易改造程度的高低,其中涉及犯罪中止、自首、坦白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也有退赃、主动赔偿等酌定从轻情节。 

    认罚是指犯罪人在认罪的基础上,司法机关根据犯罪人的具体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作出与罪责相适应的量刑,犯罪人对司法机关的具体量刑予以接受。

    三、认罪程度与量刑的关系   

    在我刑法中涉及到认罪认罚的量刑情节有犯罪中止、自首、坦白、当庭认罪等情节,这些不同阶段的表现体现着被告人的悔罪程度、人身危险性、社会危害性、再犯可能性及改造难度等方面的差异。 总体而言,根据犯罪人认罪程度的深浅,从宽幅度高低不同。首先,犯罪中止行为从宽幅度大于既遂后的认罪行为。根据刑法规定,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

可以免除处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量刑指导》,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如《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的实施细则》9.对于中止犯,综合考虑中止犯罪的阶段、自动放弃犯罪的原因以及造成损害的后果等情况,应当决定予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1)造成较重损害后果的,减少基准刑的30%—60%;(2)造成较轻损害后果的,减少基准刑的50%—80%;(3)没有造成损害的,免除处罚。13.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可以综合考虑自首的动机、时间、方式、罪行轻重、如实供述罪行的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确定从宽的幅度。恶意利用自首规避法律制裁等不足以从宽处罚的除外。

    13.对于具有坦白情节,可以综合考虑如实供述罪行的阶段、程度、罪行轻重以及悔罪程度等情况,确定从宽幅度。(1)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一般不超过二年;(2)如实供述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较重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30%,一般不超过三年;(3)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50%。

    15.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酌情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一般不超过一年。依法认定为自首、坦白的除外。

    以上规定充分体现了量刑的总体方向是根据认罪态度的程度来决定从宽的幅度,认罪时间越早越彻底,从宽幅度越大,认罪时间越后越不彻底,从宽幅度就越小。

    四、认罪认罚证据

    法院在具体量刑时会根据被告人的相应表现进行量刑,而认罪认罚就必须要有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在司法实务中,大部分案件主要涉及到自首、坦白、积极赔偿等情节,一般会涉及到以下证据:

    1、自首证据:一般会有线索来源及抓获经过、证人证言等证据。

    2、坦白证据:一般会有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等。

    3、积极赔偿证据:一般会有和解协议、谅解书等证据。

    五、具体量刑应用

    在量刑指导意见中,有部分涉及到被告人认罪认罚的具

体量刑,特别是对盗窃、抢劫、故意伤害等十五种常见罪名的量刑,占据了刑事审判的大多数,随着量刑规范的不断应用,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也越来越规范。检察机关在起诉时,一般会提出量刑建议。审判机关也会对量刑建议进行审查,如果合理,予以采纳,不合理,不采纳。通过量刑规范,一方面是限制法官自由裁量权的滥用,二是实现同一地区量刑基本均等化,维护法律统一适用。这也促使鼓励被告人认罪认罚,通过自首、坦白、积极赔偿等行为来减轻自己的罪责,给被告人明确的指引,有利于被告人思想转变和积极改造。

    六、被告人认罪认罚在司法实务中存在的问题

被告人自愿认罪,在司法实践中,能很大程度地简化诉讼程序,提高了司法效率,但是存在一些问题:

    1、容易导致简易心理,淡化证据审查。司法实践中有这样一种现象,似乎只要被告人认罪,证据就不会像原来那样进行严格审查,从而导致证据审查可能流域一种形式。

    2、弱化被告人程序保障。按照一般程序,举证质证过程是一个很繁琐的过程,但是如果被告人认罪,就会导致原有的程序简化,在某种程度上,被告人的程序性权利也就弱化。

    3、认罪与性质辩解的难以区分。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事实予以否认,但是认罪的现象,也存在事实予以承认但是不认罪的情况。对上述现象如何认定,不同的法官可能有不同的认定。

    4、庭审中简化尺度把握不准,达不到预期效果。刑事案件中,被告人是否自愿认罪,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判断的事情。因为被告人很可能由于没有受过法律教育,知识水平很低,从而对于公诉人提出的指控理解不清,或者对于其作出的有罪答辩的后果没有一个准确全面的认识。被告人也有可能随时反悔,如果达不到其期望,极有可能会上诉。

    5、以“被告人认罪”作为简化审的基础,容易导致“先定后审”。按照刑事诉讼的一般原理,对于刑事案件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只有在合议庭经过法庭审理以后才能确定。由于目前对普通程序简化审的前提是被告人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且由于法庭在审理时简化了法庭调查、法庭举证和质证的重要程序与内容,缩短了合议庭对案件形成正确判决的时间和进程,必然造成法院加大庭前“实质性审查”的力度,并使法官形成庭前的预断,使庭审成为走过场,结果又回到了以前纠问式庭审“先定后审”的老路上去。

    6、在量刑适用方面还存在不一致。由于自由裁量权的存在,不同的法官对具体量刑有所不一样,有的减20%,有的减10%,最后量刑还是有所区别,特别是量刑比较重时,就会更明显。

    七、我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建构与完善

   (一)完善被告人认罪认罚程序

    1、强化程序保障。刑罚关系到一个人的自由与生命,因此必须慎之又慎。在被告人自愿认罪之前,必须要对被告人明确进行说明,说明相应的法律后果。

    2、重视律师参与作用,完善法律援助制度。对于被告人认罪案件,对于有些案件,即使被告人认罪,但是仍需为其指定律师,以便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

    3、完善量刑规范区分

    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不同阶段的认罪表现在量刑时应该有所区分,应建立不同的量刑范围。在一般情况下,越是最早认罪认罚,起相应的主观恶性也就越小,如在侦查阶段犯罪嫌疑人就自首认罪和在一审前才认罪,认罪态度和主观恶性是不一样的,在量刑时应该有所区分。

    (二)加强对“被告人认罪”的审查和判断

   1、正确认识“被告人对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无异议”。“基本犯罪事实”是指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实施的犯罪行为的事实,并不要求被告人对被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在司法实践中,有的被告人实施的犯罪行为次数较多或者过程较为复杂或者时间较长,有些不重要的地方交代不清楚。如果被告人对一些不影响定罪量刑的个别事实、情节、证据提出不同意见或者有出入,不能就此认为被告人“对基本犯罪事实”有异议,只要其能够对指挥的基本事实无异议,不影响追究刑事责任,可以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2、正确认识“被告人自愿认罪”。“被告人自愿认罪的”是指被告人自愿承认所指控的事实构成犯罪,并不要求被告人完全承认被指控的罪名。在审判实践中,被告人虽然知道其行为构成犯罪,但可能不清楚其行为究竟构成何种罪名。被告人也有可能对罪名进行辩解,被告人对事实的性质存在法律上的认识错误和偏差是很正常的,但是这样辩解不影响犯罪的成立,被告人构成何种罪名由人民法院认定,不应强加于被告人。

3、正确认识被告人认罪不认事实。有的案件被告人对事实不予承认,但是认罪。认罪的基本前提是犯罪事实的如实供述,如果仅有被告仅仅口头认罪,而对事实予以否认,很难认定被告人具有认罪情节,从而予以从轻处罚。

  (二)强化法院对案件事实的审查 

    尽管简易程序、速裁程序简化了庭审的流程,但不能简化更不能省略法院的审判职责。 

    1、加强证据审查。不论被告人是否认罪,法院判决都必须以证据为依据,而不能仅凭被告人的口供据以定罪量刑,证据必须要达到确实充分程度,能排除合理怀疑。

    2、加强审查自愿认罪的真实性审查。被告人认罪必须要以自愿为前提,不能强迫被告人认罪。因此法院在审判时,必须核实被告人认罪的自愿性与口供的真实性,对被告人是否有罪有疑问的,坚决不能适用快速审理程序。 

    3.必须排除通过严重违法行为取得的证据。法庭不仅是对侦查收集的证据进行审查与确认,也是通过这种审查与确认规范侦查行为,这是减少冤假错案、保障办案质量的必须手段。 

  (三)改革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 

  1、法律上确立被告人认罪认罚案件的快速审理程序。目前法律上对认罪认罚的快速审理仅为零散规定,如能系统确立案件审查、分流、快速办理模式,促进该类案件的迅速办结,必将对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具有更大的现实意义。 同时刑事速裁程序还处于试点阶段,还需进一步转为法律规定。

  2、在简易程序、速裁程序之前设置庭前量刑协商程序。在被告人认罪的前提下,控辩双方可在庭前就量刑问题交换意见。借鉴国外经验,对于控辩协商,要加强协商程序的公开性和法官的参与。如可考虑将之纳入刑事诉讼法的庭前会议程序,在法官的参与下,由控辩双方通过适度公开的方式就量刑问题进行协商,在符合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就量刑问题达成一致意见。    

3、实行一审终审。对危险驾驶、情节较轻或数额较小的盗窃等案件,经检察院审查讯问后,再经法院对被告人讯问后,如没有争议的案件可以不开庭审审理,法官可以直接作出判决,实行一审终审。

   (四)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的救济路径

    由于法律的不完善和人的影响,就有可能出现偏差,这就需要积极路径,应该要给被告人予以救济的权利。

    一是在审理终结前,被告人不同意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的,被告人可以撤回,案件转为普通程序,或者出现新情况,不宜适用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的,法院决定转为普通程序。

    二是在判决后,被告人认为事实认定错误、证据不足或量刑明显失当的,可以在判决生效后申请再审,如符合再审条件,可启动再审监督程序,如下级法院不予启动再审,可以请求检察院进行刑事监督,以一次为限,或者请求上级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度,如上级法院予以维持,该案程序就此终止。否则,如无期限无限制的,就会失去简易程序、速裁程序和被告人认罪认罚制度存在的意义。

被告人认罪认罚制度的完善将有助于刑事审判,在司法实务中,应严格规范,充分保障被告人诉权,依法审查,充分运用,不断提升司法效率,促进行使审判的发展。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