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法院要闻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 法院概况 司法为民 审判实务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康金贵诉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杨井华公路货物运输合同、侵权纠纷案

——侵权和违约责任竞合情形下的权利主张和责任承担

作者:欧阳灏、晏耀如  发布时间:2016-05-23 15:37:32


    关键词:运输合同  侵权  违约  竞合

    裁判要点:在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对挂靠车辆因实际车主(一般也是司机)驾驶不当造成货物损坏的赔偿责任,应根据货主是基于合同违约还是侵权的选择来审查实际车主(车辆挂靠方)和车辆登记所有者(被挂靠方)的相应责任,并根据其选择来进行举证责任的分配和确定赔偿范围。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二十二条 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九条 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案例索引:

    一审: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人民法院(2014)石民一初字第197号  

    基本案情:原告康金贵诉称,2014年11月3日,原告康金贵与被告杨井华在湖南石门县签订了海茂货运协议书,运输货物为桔子,重量为33 000千克至34 000千克,起运地为石门县,目的地为北京新发地。承运单位为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驾驶司机为杨井华,中介人为李少海,全程运费为6800元。合同签订后,原告在石门新关鑫颜打蜡厂安排人员装车,共装桔子1720件,每件26千克,共计34 398千克。2014年11月5日凌晨6点,被告杨井华驾驶冀JC5151重型大货车开到新关闫家溶路段转弯处翻车发生事故,被告杨井华随即弃车而逃。原告为减少损失,积极施救,另外聘请人员清理现场,支付工资4850元,筛选未损坏桔子共计1093件,并重新发往北京新发地低价销售,每件22元,销售所得款项仅24 000元。此外,原告为清理现场支付清理费3500元,将事故车辆拖离现场支付吊车费3000元,因事故造成农户桔子树损坏支付赔偿款2600元。事故发生后,原告多次联系被告杨井华,被告不是关机就是不接电话,导致双方无法协商。又因被告杨井华挂靠被告万事达车队从事经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等法律的规定,被告万事达车队对杨井华驾车造成原告财产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原告具状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00 494元,并由二被告承担诉讼费。

    被告万事达车队、杨井华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未发表答辩意见。

    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3日,被告杨井华以“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名义与原告康金贵签订《海茂货运协议书》,约定:由被告杨井华驾驶车牌号码为“冀JC5151”号货车运输原告在石门收购的“桔子”到“北京新发地”,载货重量为33 000千克至34 000千克。本批次货物运输由承运方安全运抵目的地,经协定采用包干形式,总计全程运杂费计币大写陆仟捌佰元。付款方式为“货到付款”。车辆必须投保运行,若途中出现事故,承运方必须在事故发生地及时向当地保险公司汇报,以便现场鉴定险情程度。货到终点凡货损、货差等级、交通事故等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概由承运方负责。如因超载,路上所需费用由货主负责。协议还约定了其他事项。11月5日6时20分许,杨井华驾驶装载有原告收购桔子34 398千克的该辆货车行驶至石门县新关镇闫家溶村路段时发生侧翻。随后,原告在当地基层组织及交警大队的协助下自行组织施救,聘请人员清理倒翻的桔子和清理现场,以及将车辆拖至石门县新关镇新兴汽车修理厂,被告杨井华未在现场参与施救,亦未支付任何施救支出费用。11月17日原告另行与石门县海茂物流中介服务部签订运输协议,由该单位派遣车辆将清理选出的桔子运往北京销售,共获得货款24 000元。

    另查明,原告收购桔子共计34 398千克,支付货款67 271元。(其中,收购陈军桔子共708件,26千克/件,合计18 408千克,每千克单价2.06元,货款为37 920元;收购严定云桔子共150件,26千克/件,合计3900千克,每千克单价1.76元,货款为6864元;收购樊世岗桔子465件,26千克/件,合计12 090千克,每千克单价1.86元,货款为22 487元)。桔子打蜡加工费12 383元、筐模费12 384元,装车费用616元。上述费用合计92 654元。

    该事故造成原告其他损失分别为:筛选桔子支付工资等费用共计4850元、吊车费3000元、现场清理费3500元、赔偿农户损失2600元,筛选桔子后再次装车购买篮筐支付6230元、支付装车费1000元、运往北京运费7000元。上述各项损失合计28 180元。

    同时查明,河北省沧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颁发杨景华(即杨井华)机动车驾驶证登记准驾车型为“A2”,河北省沧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颁发号牌号码分别为“冀JC5151”、“冀JCK89”,车辆类型分别为“重型半挂牵引车”、“重型仓栅式半挂车”的两张机动车行驶证登记车辆所有人均为“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但该车实际车主均为杨井华,该车登记住址为“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使用性质为“货运”。“冀交运管沧字第927329320号”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证记载:车辆号牌号码为“冀JCK89”车辆业主户名为“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吨位为31 500千克,“冀JC5151”的准牵引总重量为38 300千克。被告杨井华与万事达车队于2012年2月6日签订《协议书》,双方约定,将上述车辆挂靠在南皮县万事达运输队名下;万事达车队代为杨井华办理运管、车辆年检、季检、二维、补正、补牌等事宜手续,其相关费用由杨井华承担;如杨井华未经万事达车队书面授权(以书面授权委托书为证)以万事达车队名义使用该车订立的运输合同,并因此发生的纠纷等问题均由杨井华承担,与万事达车队无关,因甲方的运输经营管理行为造成万事达运输队处理纠纷所发生的费用,由杨井华赔偿;因杨井华使用该车发生的任何法律、刑事、民事及交通事故等问题与万事达运输队无关,由杨井华自行承担。

    裁判结果:

    一审:

    一、被告杨井华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康金贵各项损失共计96 834元;

    二、被告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对被告杨井华上述赔付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康金贵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本案案件受理费2310元,财产保全费1020元,合计3330元,由原告康金贵负担330元,被告杨井华负担2000元,被告南皮县万事达汽车运输队负担1000元。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立案案由确定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但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选择侵权责任向二被告主张权利,故案由应变更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侵权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二被告是否系合同相对方及其责任承担;二、原告的损失及被告应赔付项目及金额。

    一、二被告是否系合同相对方及责任承担问题

    本案中,被告杨井华和被告万事达车队之间系挂靠关系,被告杨井华并非万事达车队的职员,杨井华虽然是以被告万事达车队名义与原告签订合同,但其自始没有获得万事达车队的委托授权,且该合同仅有杨井华签名,并也没有法定代表人签名或加盖该车队印章,当杨井华以万事达车队名义与原告签订合同时,原告应当知道如果是与该车队签订运输合同需要满足上述要件,但其并未向杨井华提出,原告实际是接受杨井华作为合同相对方的事实;此外,原告亦未向法院主张或未提交证据证明杨井华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故本案中,被告万事达车队仅系本案所涉车辆的被挂靠人,为该车名义上的车主和名义上的承运人,实际车主和实际承运人均系杨井华。因此,本案所涉货物运输合同的相对方为被告杨井华,万事达车队并非合同当事人。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告并不能依据杨井华和万事达车队之间的挂靠关系向万事达车队主张因杨井华违约的赔偿责任。但是本案系合同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的竞合,被告杨井华因驾驶车辆发生侧翻造成原告货物及其他损失,亦符合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原告可在违约和侵权二种责任之中择一主张权利,故本院对原告选择被告杨井华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的主张予以支持。被告万事达车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道路运输条例》等法律规定,允许并不具有公路运输许可资质的车辆挂靠其名下从事公路运输经营活动,其作为名义上的车辆所有人和承运人,理应对挂靠人杨井华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二、原告的损失及被告应赔付的项目、金额及法律依据问题。

    因原告已选择侵权赔偿责任,故显然不能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即按照“货物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标准主张赔偿,而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九条规定,即“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主张权利。即不能按照原告主张的以2.8元/千克、根据货物总重计算损失(合计为100 494元(34 398千克×2.8元/千克),而应根据原告的实际损失进行赔偿。据统计,原告各项损失合计为96 834元(收购桔子货款67 271元+桔子打蜡加工费12 383元+筐模费12 384元+装车费用616元+筛选桔子费4850元+吊车费3000元+现场清理费3500元+赔偿农户损失2600元+筛选桔子后篮筐费6230元+第二次装车费1000元+运费7000元-筛选桔子销售价款24 000元),故对原告主张赔付金额在上述范围内予以支持,超过部分则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我国公路货物运输车辆中大量存在挂靠经营行为,车辆实际所有人通过挂靠单位获得相应经营资质,从事公路货物运输。承运人一般为实际车主(多为司机),车辆所有权和行驶证也登记在被挂靠单位名下。实际车主在经营过程中也往往以被挂靠单位名义对外签订合同,该类合同亦未获得被挂靠单位授权和认可。在此情形下,当实际车主在运输过程中发生意外(车辆自身原因,非交通事故),导致货物损失时,对货主的请求赔偿权,因缺乏明确的法律规范,导致司法实践中判决不一。主要存在以下几种情形(案例均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生效裁判文书):一、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仅判决车辆实际所有人承担责任的;二、根据合同违约责任判决挂靠方和被挂靠方均承担连带责任;三、根据侵权责任判决被挂靠单位承担补偿赔偿责任(其中还有判决在管理费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的);四、根据当事人的选择合同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作出不同判决(本案属于此种情形)。笔者认为,采取第四种方式更符合法理逻辑。理由如下:

    一、既坚守了合同相对性原则,又体现了尊重当事人选择权的灵活性

    合同相对性原则是合同法中一条重要的基本原则,虽然我国《合同法》存在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二百二十九条等例外性规定,但这些仅为例外,是对相对性原则的适当突破和弥补,而且对相对性的突破也应有类似上述规定的法律依据。在公路货物运输合同中,实际车主和货主才是合同的相对方(存在构成表见代理或具有代理身份情形另当别论),司法实践中仅依据合同违约责任即判决被挂靠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明显突破了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而且这种突破并没有法律或法理上的合理依据(笔者查询的案例均没有充分说理论证其理由)。但是,根据合同违约责任进行裁判,又明显忽略了被挂靠单位违法法律规定为不具有相应资质的车辆通过挂靠方式,使其具有了公路货物运输的经营资质这一事实,被挂靠单位的违法行为亦是导致货主损害发生的原因之一。司法实践中前述二、三种判决方式,本来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但是其仅仅依据合同违约责任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显然缺乏严谨的法理逻辑。虽然被挂靠单位的上述违法行为,与货主和承运人的合同关系无关,但是却符合侵权责任归责的构成要件。而对于货主和实际承运人之间,亦存在承运人违反合同约定,未将货物安全送达目的地的违约责任;也可能存在驾驶车辆时违规操作和操作不当,导致货物损害的侵权责任,从而形成合同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的竞合。故此情形下,应当示明当事人进行选择,然后法院根据当事人的选责进行裁判(当然,当事人的不同选择也会面临不同的诉讼风险)。

    二、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件指导意见的精神一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件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2]28号)第五点专门就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中实际所有人和被挂靠单位的赔偿责任提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即在坚持合同相对性原则的同时,审查是否构成表见代理或具有代理身份的情形,并可依据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海商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要求挂靠船舶的实际所有人和被挂靠企业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虽然上述指导意见仅针对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提出,但是上述意见所针对的情形与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存在的情形类似,从法理逻辑上看完全可以按相同的方式处理。

    笔者认为,审理该类案件时,需要向当事人充分释明如下事项:

    一、当事人的选择权

    当事人可以基于合同违约责任向实际车主主张违约责任,也可以依据侵权向实际车主主张赔偿责任,当事人上述选择一旦做出,则不能回转,且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二、当事人的不同选择面临的诉讼风险

    1.根据合同相对性当事人不能依据合同违约向被挂靠单位主张违约责任。

    2.不同选择的责任构成要件不同。违约责任不要求对方存在过错和造成实际损害结果,侵权责任则要求存在过错、损害结果及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等。

    3.举证责任不同。违约责任中非违约方对对方是否存在免责情形一般不负举证责任。侵权责任中受害方则应就其主张举证。

    4.归责原则不同。违约责任是无过错责任原则,即严格责任原则。侵权责任是以过错责任为原则,以无过错责任或者公平责任为例外。

    5.免责条件不同。违约责任中包括法定事由和约定事由免责。侵权责任中的免责条件只能是法定的事由。

    6.责任范围不同。违约责任一般情况下不包括对人身伤害的赔偿和精神的赔偿,但包括“合理预见”可得利益丧失的赔偿。侵权责任则包括人身伤害和精神损害的赔偿,侵权责任的赔偿范围以实际的损失为计算标准。如本案例中,如选择违约责任可以橘子的目的地价格为标准主张赔偿,但侵权责任只能依据货主的实际损失,即成本价和其他实际损失。

    正因为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存在上述诸多区别,当事人做出的选择可能面临不同的诉讼风险,如当事人在事故中不仅造成财产损失,还有人身伤害(当事人跟车的情形),选择违约责任主张权利时可能丧失对人身损失的赔偿;但如果选择侵权责任时,又可能面临对方存在约定免责事由的情形,等等。本案例中,因案情相对简单,不存在举证难、免责事由等较为复杂的情形。但在实践中面临复杂情形时,更应当充分予以释明和充分尊重当事人的选择权。

第1页  共1页

编辑:李霞    

 

 

关闭窗口

您是第 位访客